欢迎访问:亚洲香蕉视频在线播放-亚洲综合婷婷六月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全面参观妻子被奸污的过程

全面参观妻子被奸污的过程

妻子上班几年来,对事业还是很上心,她非常在意人家说自己都是凭着容貌姿色吃饭,甚至一些不干不净的八婆,自己奇丑无比,背地里大概是因为嫉妒的关系,却趁机对妻子在这方面的事上多有诋毁,但除非你愿意把自己拉到她们那个层次去打滚,这种事根本是无法分辩。所以妻子在工作上往往比其他人更为积极,经过几年来的不懈努力,终于才在公司混到了金牌核算师的头衔。而且妻子本人对事业也确实有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工作上兢兢业业一丝不苟,能力上也是有目共睹,所以才终于逐渐平息了公司内那些闲言碎语,但若是现在有点莫名其妙的被剥夺了金牌核算师的资格,不光是当前直接的打击,甚至今后可能出现的一些闲话,都不是她能轻易承受的吧。

  而且我们结婚时,为了面子,在市里新区环境条件都非常优秀的小区青墨江南买了二百余平的复式新房,加上装修和结婚的开资,目前也确实背下了不少的贷款。我虽然并不觉得是多大问题,但一向家庭责任感很强的妻子却老想着的是无债一身轻,如果有可能,自然希望能提前还贷。所以,如果因为这个原因影响到了家庭收入,而被迫要削减一些日常开资,或是不能按计划还贷,妻子怕是会万分自责了。

  果然妻子深吸了口气,只强压了心中不忿,不卑不亢的说道:「王总,我现在就回去加班改改,争取在下班之前按您的要求改好!」「对方要求下午三点以前就要,你现在后半段可以说继续要全部重做,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到符合对方要求?」

  虽然我对他们讨论的这业务是什么都还不完全清楚,但一看王志业那嘲弄的眼神,和妻子略显不甘的秀颜,就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怎么可能三点?王总你和他们说说,时间上要不再缓缓?我中午不休息了,争取在下班之前行不?」

  看着妻子仍然小心翼翼的建议着,我却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苦涩。尼玛这分明就是那死胖子给你设的套啊。你怎么还没看明白啊?快跑啊,跑啊!

  「小秋啊,硬来是不行的。现在看起来,也只有一个办法了。」王志业叹了口气,话语一转,似乎又给了妻子一种绝地尚可逢生的错觉。

  不要听他的,什么都不要听他的!秋筠!这家伙没安好心!

  虽然还不知道王志业要说什么,但长期在各路网文大神和教育片的深刻熏陶下,这种以退为进声东击西的套路我还能不了解么?

  果然妻子微微一愣,顺口问道:「什么办法?」「唉,还不是只有我亲自出面去厚着老脸,去求一个我平时根本不想去求的人了。」

  妻子还未反应过神来,却不想王志业压着声音续道:「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但是这样的话,小秋你也应该对我有所表示吧?」妈蛋终于原形毕露了!秋筠快离开他!现在还来得及!快出去!

  然而妻子不可能听得到我心中的呐喊,反而听到王志业的话后,原本娴静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几分迷蒙,似乎连王志业已经快贴到自己耳边都没有注意到。

  「什、什么……表示?」妻子好像已经被王志业一番组合攻势弄得有点发懵,只有些不太自然的回了一句,脸上一片茫然,好似完全没有嗅到危险的气息已经迫在眉梢。

  也许是妻子迷茫的样子让王志业放松了警惕,两眼也开始放出了色眯眯的目光,毫不掩饰的落在妻子胸前那白色职业衬衣高高耸起的部分,其心已不言自明。

  「王总、你……」妻子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眼神终于有些慌乱了起来。

  「小秋你若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大哥吧。」王志业肥厚丑陋的嘴唇裂开嘿嘿一笑,再踏前了一步,两人间的距离已不足一尺,估计那吹出的热气已可直扑妻子的面门,粗肥的大腿都快顶到妻子丰翘的圆臀,而下面一只手竟然向妻子的腰间抚摸过来。

  「我早就喜欢上你了小秋。」王志业趁着妻子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肮脏的肥嘴也直接冲着妻子精致粉嫩的脸蛋亲来。

  我看得怒火中烧,心里恨不得上前把这混蛋狠揍一顿,然而这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妻子一步步滑落进恶魔的深渊。

  妻子有些惊恐的想要闪开时,突然纤腰又已被人一双粗糙的大手抓住,妻子开始拼命的扭动起来,而王志业好像毫不在意一般,嘴上依然不断的嘟噜着大哥好喜欢好爱你的废话。

  只听「啪——」一声响,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王志业圆乎乎的丑陋胖脸上。

  「大你个头!流氓!」

  没想到妻子竟然敢直接扇了王志业!

  此时妻子娇美的俏脸上,呈现的已是满腔的愤怒,白色衬衫下高高耸起的胸脯不断的起伏,原本有些迷乱的眼眸一瞬间已是清明无比。只见她一把推开了他那胖胖的老总,扭头便迅速向门口奔去。

  好样的老婆,快跑!大不了这活不干了。

  随着剧情的迅速变化,此时的我心也提到了嗓子眼,虽然我只是在自己的房间拿着盈虚镜观看着这一切,但这清晰无比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画面,已好似让我身临其境一般。

  王志业却没有阻止妻子,只回手摸了一下被扇的嘴唇,在嘴角轻轻的抽搐了几下后,那盯着妻子的欲望之眼却已多了几分阴狠。

  很快,跑到门口的妻子有些的焦急的扭了几次把手后,终于发现办公室的门竟然已经反锁了起来。

  「哼,别给脸不要脸,没有我的钥匙,你倒给我出去看看。」王志业的声音从妻子身后传出,那微肥的右手轻轻举起,中指上毅然挂着串钥匙。

  妻子见开门无望,略显慌乱的秀眸飞快转了两圈后,也不再对门把做无谓的扳拧,只转了身,把娇美的身子紧紧贴靠在门上,秀眉微微一拧,一双不带丝毫感情的冷眼,开始打量着逐渐向自己靠近的王志业:「你就不怕我喊人吗?」「我这间办公室在四年前装修的时候,就已经弄成隔音的了。在这里你哪怕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王志业冷笑着回应,明显是有恃无恐。

  妻子眼里先是射出了几分惊讶,很快又切换成了深深鄙夷。突然妻子趁王志业有些不注意时,突然又向对面的窗户处冲去,很明显妻子是准备冲到窗户边开窗求救,然而此时的王志业亦意识到这点,飞快的跨步过来迎面拦住妻子,两只粗壮恶心的大手立即缠搂住了妻子的纤细蜂腰。

  「你是想闹得人人都知道你这个荡妇在勾引上司吗?」王志业轻蔑的一笑,一只粗糙的手掌已向上大力握住了妻子一只高高耸起的乳房。

  「呃——」妻子一声哀鸣,原本精致的脸上露出了痛苦表情,明显这一下被捏得不轻。妻子气恼的把头一偏,刚伸出双手想把王志业推开,却被王志业猛地一下反推倒办公桌上。

  「你这个流氓!哎哟——」

  妻子挣扎着刚要爬起,就已被跟上来的王志业反剪了双手压在妻子那紧贴后背的白色衬衣上,接着发力一按,纤腰以上的部位都被牢牢压在桌面,包裹在黑色半身裙内的丰臀被迫高高崛起,肥美浑圆的臀丘把整个裙子绷得紧紧,把那饱满夸张的优美圆弧被迫全部呈现在王志业的面前。

  妻子挣扎着扭动着身子,一双修长的大腿开始拼命的往后蹬着,然而王志业已经欺身上前,把自己粗壮的腰腿牢牢的顶在了妻子的丰翘的臀后。

  「小秋你就乖一点,对你对我都好,我不会亏待你的。」王志业小声的俯在妻子耳边嘟噜。

  「放开我,快放开我!」

  妻子像是没听到一般,只继续拼命的挣扎着,对她那无耻老板的说辞充耳不闻一般。几次王志业想腾出手来撕扯妻子的衣服都没有办到。

  「今天你既然来了,就别想再完完整整的出去!」在妻子看不到的背后,王志业老羞成怒,终于露出了狰狞的丑恶嘴脸。

  我看着这一切怒火中烧,恨不得直接飞过去两拳揍死这死胖子,可惜这都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我现在看着也根本无力改变啊。

  「哎唷啊——」终于王志业一拳狠狠的砸在我的妻子、我的秋筠那纤若无骨的柔嫩腰间。

  「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接着王志业又狠狠在妻子身上拧了一把。

  「啊,疼!」妻子立即发出痛苦的叫声,螓首向后高高昂起,俏丽的脸上已多了几分无助的凄婉。

  什么!他竟然敢下此毒手!

  在妻子被打的一瞬间,我的腰间也仿佛一痛,接着取而代之的是我无边的怒火,我简直恨不得直接飞到妻子身边把这胖子彻底揍成个猪头!

  「你乖一点,就不会疼了,接下来就该大哥会好好疼你了。」王志业似乎是觉得妻子应该应该已经屈服,肥胖的身子往妻子身上一压,两手已伸到前方再次握上了妻子高耸迷人的乳房。

  我不忍再看,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却不料马上一声略显痛苦的低沉男声「呃——」再次传入耳中。

  怎么?事情了转机了?

  我赶忙再次睁眼一看,盈虚镜里的妻子双手再次被反剪在身后,王志业的脸上却已是怒气冲天。「还敢踢我?惹火了我,要不要我直接把大门打开,让你的同事都来看看你被我操的样子,再让他们说说,是你勾引我,还是我强上了你?」说话间,王志业毫不顾忌的再在妻子的腰臀处狠狠拧了几把后,一手依然反剪了妻子的双手狠狠压在腰背,一手已经将妻子的头发向后一扯,妻子优美的颈项被迫再次高昂,鲜嫩的粉唇不屈的微微张开,精致的脸蛋却已写满痛楚。

  我心里一揪,明白妻子刚才是做出了最后的抵抗,大概是用脚反蹬了王志业一下吧?也不知蹬到了要害没,但是强弱如此分明的现在,这样更会让男人老羞成怒啊!

  果然只听「咚咚咚」数声闷响,妻子的额头连续被王志业狠狠摁击在办公桌上。

  每一下击打仿佛一颗实锤击在我心,这种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撞击,妻子那么娇嫩的肌肤和精巧的额头怎么受得了啊?而且头部遭受了这种撞击,晕乎乎的更不可能再有反抗的能力了啊!

  我看着妻子被如此施暴,已是睚眦欲裂。但事件依然在不断的进行,不断的刺激着我痛苦的神经,反而让我没有扔下盈虚镜直接疯掉的思考时间。

  紧接着王志业放开妻子的头发和双手,妻子如云青丝胡乱散开,再无复刚才的柔顺写意,部分头发甚至绕到前面遮住了妻子的精致俏脸,虽然这让我看不到妻子的表情,但不用想也知道,妻子的心里该是多么的痛苦无助啊。

  果然妻子已经再没有了多少反抗的力气,在王志业喘着粗气的时间里,也再无其他动作,只趴在办公桌上发出低声的抽泣。

  王志业并没有停手的意思,色欲大概已让他膨胀到了极点,对犹如受伤羊羔的妻子毫无半点怜惜之心,反而只阴沉着脸,趁机用手把妻子的黑色职业包臀一步裙用力向下硬扯,妻子只是条件反射似的扭动了两下,就被男人强行把裙子褪到膝间。接着王志业再狠狠的把妻子的肉色连裤袜往下一扯,两瓣白嫩的肥满肉臀颤悠悠的从中弹出,不过一瞬间,妻子的丰臀胯间和大腿上部这些本属于女性最私密的部位都全部被迫暴露了出来,除去那肉色的蕾丝镂空边绣花内裤,再无他物。

  「呸,穿这么性感风骚的内裤,还他妈装得那么坚贞。」王志业一边故意用不屑的语气继续用言语糟蹋着妻子,一边用粗肥的手指一把抓在妻子臀部下缘的内裤用力一提,裆部的内裤立即收拢紧紧勒在了妻子娇嫩的阴部。

  只听妻子又是一声凄厉的「啊」声。内裤已经彻底深深勒进了妻子两瓣迷人的丰翘肥臀缝隙之中。

  接着王志业一手提着肉色的内裤紧紧的勒着妻子的阴部,一手毫不客气的左右开弓,连续「啪啪啪啪」的扇着妻子娇嫩如雪的臀肉,嘴里嘟噜着:「贱人,叫你犯贱,说,还踢我不踢?踢我不踢?」

  妻子的腰细屁股圆,曲线特别突出,加上臀部丰隆多肉,平日里正是我的最爱,以前有时我也不会忍不住在后位插入时扇上几下,但是都是浅尝辄止,再配合妻子那故意装出的几声娇媚呻吟,简直让我身心尽皆如飞上天。但如他一般这么毫不留力的使劲抽扇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试问妻子这么娇贵的柔肌嫩肤又怎么经得起他这般凶狠折腾?很快妻子白嫩嫩肉弹弹的屁股就被抽出道道红痕,而妻子那强自压抑的痛苦「唔」声,更让我心如刀割。连扇了几十下后,妻子皆是紧咬着鲜嫩粉润的下唇一言不发,除去时而发出痛苦沉闷的「唔」声外,亦听不到半分求饶的字句,反而是王志业终于气喘吁吁的停下了手。开始转而麻利的把皮带一松,宽松的西裤和内裤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露出了他微微鼓起的肚腩,肚腩上已经布满了略显松弛的赘肉,下垂成一圈纹路包裹在肚子上,说不出的恶心难看。再往下看,在肚子的尽头、肮脏的胯下,乱糟糟的阴毛里吊着一根短小青黑的丑陋阴茎,夹杂在两条粗肥的多毛大腿上,更显得几近于无。

  这么小的鸡巴还想着强奸我老婆?真是……太没天理了。这真是宿命在和我开玩笑吗?

  妻子似乎还没有从王志业连续的暴力抽打之下反应过来,娇躯只微微扭动了几下,还未从趴伏的姿势撑起,内裤却又被王志业剥到腿弯处,衬衣也被推倒了胸背以上。妻子那丰隆高翘的肥满圆臀再无遮挡,终于完完整整的被迫以一个最羞耻的姿势暴露在了除我以外的其他男人的面前。

  「妈的,这屁股蛋子倒生得真是不错,天生就是拿来操的好肉。」王志业一边骂着,一边两手不断在妻子两瓣丰满柔软却又弹性十足的肉臀上不断大力拧捏,伴随着妻子时而发出的几声痛苦呻吟,不过片刻功夫,妻子原本已经被扇出几十道红痕指印还未消散的丰腴臀肉,又多了几处淡淡的乌青。

  妻子臀部虽然已备受摧残,但也许是平日保养锻炼得当,臀肌和皮肤惊人的弹性却依然让臀部保持的优美丰翘的圆弧形态。但正是这带着三分凄艳,却又有着七分淫糜的翘臀,反而使男人的性欲更加亢奋,扪心自问如果趴在这里的不是我的妻子,我都足以把这当成一部制作精良的AV撸上一发了。

  打住打住,我赶忙压下心头的胡乱念头,继续死死的盯着盈虚镜上的每一帧画面。此时的王志业已经停止了单纯对妻子的抽打凌辱,而已直接把他那肮脏的下身冲着妻子白嫩的丰臀顶了上去,接着屏幕上就只剩下两瓣丑陋臃肿的屁股不断在一具曲线优美的女体上磨蹭。

  看着王志业丑陋的前后耸动,我的心亦已提到了嗓子眼。我的妻子,难道终于已经彻底被这混蛋胖子占有了么?

  一想到这,我心如刀割不忍再看,眼睑一合,几滴男儿泪珠也在不知觉时从面上滑落,但对后续事件的好奇心却又让我没有勇气直接把盈虚镜关掉,男人的粗喘和妻子时而委屈不甘的轻「嗯」声依然不断的传入耳中。

  一声清脆的「啪」声再次惊醒了我,我睁眼一看,办公桌上的文件经过刚才一番折腾已经一片乱糟,不少文具甚至已经被推落在地。原本文具文件摆放的位置,已经被一具丰美动人的女体占据,而这具女体身的身后正站着一个衣装革履却容貌可憎的死胖子,正用他那短小的阴茎,顶蹭在女体因体位而被迫高高翘起的白嫩柔软的丰腴圆臀之上。而这具曲线玲珑的躯体却正是我的妻子,我的秋筠,我一直珍之若宝奉若女神的女人。

  通过盈虚镜转换「视角」的功能,我已看到妻子原本光滑如镜的额上仍有了几分红肿,精致的俏脸上已满是无奈的凄婉,明亮的双眸泪已满眶,下唇却被一排贝齿牢牢的咬住,再为这幅凄艳的脸上平添了几分无助与不甘。

  王志业再抽了妻子丰腴的肉臀两下后,终于把身体离开了妻子几寸距离。紧接着又是几巴掌扇在妻子的屁股上。然后王志业从怀里一摸,拧开一个小瓶后似乎倒出了两颗药吞进了嘴里。

  「妈的!一会不肏死你这贱人。」

  我仔细向下一看,却发现王志业的短小阴茎依然半软不软,硬度和长度似乎都不怎么足够。而我深知妻子的阴道本来就紧小细窄,很明显刚才他并没有插进去。

  我心中一乐,赶忙祈祷最好废了最好,少让他作恶。你都这样了还想着操什么女人?妈的是我我都不好意思。不过没乐多久,马上醒悟到这一切都已经是既成事实,目前只不过是「录像回放」而已时,一股难言的苦涩再次充斥了上来。

  王志业明显没有闲着的打算,两只肥满的手掌再次开始动作,一只手开始在妻子的臀部毫无顾忌的抓捏拧掐,一只手开始向上握住了一只妻子丰满的乳房,宽厚的身子再次下压,粗鲁的嘴唇亦开始飞快的啃在妻子秀美的颈项上。

  「哎哟。」妻子又是一声痛苦的娇呼,想用手去拨开捏着自己娇嫩乳房的大手,却因为体位关系,根本无法发力,只好无助的抽声求道:「轻点,你捏得我好疼。」

  我赶快把视线集中到妻子胸前,才注意到妻子的内衣早已被翻到乳房上面,一只白嫩丰满的乳房已被王志业粗糙的大手紧紧握住并且还不断被挤弄成各种形状,甚至乌黄的指甲都毫不留情的掐抠在妻子娇嫩细滑的乳肌上,洁白如雪的乳肉不断被迫从男人粗肥的指间溢出,有些地方甚至都已能看到部分指甲猛掐后的半圆掐印。

  「还以为你不会说话呢。」王志业一边阴狠的说着,手上却毫不放松继续拧捏,甚至还有一下没一下的使劲开始掐拧着妻子小巧粉嫩的乳头起来。

  「嘶——你到底想怎样?」妻子精致的俏脸轻轻向后一昂,虽然秀面上仍可见着几分不甘与倔强,但脸颊的泪痕已经充分出卖了女人天生在无可抗拒的暴力面前的软弱一面,乳房和乳头都是女人最娇嫩的部位。数年来我的每次爱抚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天生肌肤就比别人更加细嫩敏感的妻子,却不想在今天这唯一只能我能染指的两团完美乳肉,却被别人肆意玩弄,并且还遭受到了如此粗暴的对待。

  「和你好好的玩玩你不乐意,你非要玩野路子。那么你想玩野的,我也可以奉陪到底。」王志业有恃无恐的说着,连另一只手也一齐伸了上来,很快剩下的一只丰满的乳房又被迫落入了王志业的魔掌。

  女人和男人天生力量和爆发力的差距,并不是靠年轻和普通的锻炼就能弥补的,所以当男人施暴却已无法逃脱的时候,女人确实已没多少办法。一味的反抗反而可能造成更多不必要的痛苦和创伤,这也是很多强奸案里女人满身都是伤痕累累的根本原因。所以当我听到王志业的话,心里在滴血的同时,亦已在暗中祈祷着妻子干脆不要再抵抗了,好女不吃眼前亏呀,男人在色欲攻心的时候,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

  「不、我不反抗了,你说,你还想要怎么样。」妻子委屈凄婉的回答道。

  妻子并不是傻瓜,在我平日印象里,反而经常头脑活络清晰,临场应变能力也不差,在无可抗拒的暴力下,保全自身才是正道。我听见妻子如是说,心里终于松了口气,这下至少总不会再遭受暴力虐待了吧。同时又想到妻子可能要被迫服侍那丑陋的老胖子,一股无法压制的酸劲反而又往上涌。

  「不玩野的了?那还不转过来给我看看。」

  王志业大大咧咧的站退两步,双手叉着把丑肥的肚腩一顶,趾高气扬的样子让我恨不得钻进盈虚镜里把他狠揍一顿,但是我对已经发生、而且远在三四百里外的事根本是无能为力啊。

  妻子强忍了委屈,撑起身子放下自己的已经被扒到锁骨的内衣和衬衫,把俏面上纷乱的头发往后捋了捋,当还想继续整理一下时,却立马听到了王志业的命令:「弄那么整齐干嘛?你以为你是出去见客啊,还不给把这些都脱个干净,好好伺候伺候你大哥。」

  虽然妻子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奈和怨恨,但还是低头咬着牙开始脱下自己的衣裙,一边还继续听着王志业得寸进尺般的命令:「笑一个,高兴一点,别那副死样。」时,强把鲜润的唇角挤开一些,但那无论谁看了都是我见犹怜的凄婉样儿,哪里谈得上半分欢愉。

  王志业也不多做计较,只用那色眯眯的猥亵双眼不断打量的妻子伸臂抬足的诱惑动作,直到妻子衣衫尽褪,屈辱不甘的露出那凹凸有致的洁白裸体,双手有些不知遮向何处时,终于忍不住一把再将妻子搂在怀里,肥厚的双唇立即就向妻子水润迷人的樱桃小口亲吻过来。

  妻子把俏脸一偏,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让男人不断在自己一侧的脸颊颈项胡乱啃吻,丰满的肉臀更是不断被男人大力抓揉了好一阵后,又猛地被男人压了下去。

  「下来,给我好好含一含。」

  妻子不再硬抗,被迫委屈的跪在王志业身前服务起来,一开始只是轻轻抚弄着他那丑陋短小的阴茎,接着再用红唇轻轻含住前端小半个龟头,用温润的丁香为王志业抹上口水,再用纤细饱满的玉指加速为男人撸动了一会,最后再用檀口将王志业整个短小的阴茎含入口中,仔细的吮吸起来。

  王志业享受着我平日里也不能经常享受的帝皇级服务,我看着妻子的螓首逐渐开始加快速度上下摇动,听着淫荡的「咕吱——咕吱——」声,口中早已苦涩得发干。老婆,就算你是被迫,也不用搞得比和我一起还卖力呀。

  目前的妻子那光滑优美的裸背和纤细的腰身完整的暴露在了王志业面前,两只丰满的乳房吊在胸口,依然维持着相当的圆弧,随着妻子妻子螓首上下起伏时微微晃动,让这幅画面变得更加的淫艳迷人,偏偏如此精彩的AV女主角却又恰恰是我老婆。一想到此,我心里难过万分,我不想再看,但对接下来发生的事又充满着一种说不明的情绪,隐约中甚至期盼着是否还能有转机?但越看下去,我心里的伤痛却又在不断的增加,矛盾的心理不断交杂在一起,让我脑子里已是一片迷糊,这又正是这股晕乎乎的迷糊,终于暂时让我忘了这正是我的妻子正被强迫做着如此羞人的口舌侍奉,甚至在脑中浮现出一些平日和妻子做爱的场景,再看着此刻的盈虚镜,头晕晕的开始有了种把自己代入进去的混乱感。

  在妻子的手口并用下,王志业的阴茎终于彻底高高翘起,青色的龟头大小也并不突出,也许是过于肥胖的小腹影响,目测阴茎长度绝对不会超过十厘米。我心里暗骂,妈的都短成这样了还想着干女人。死变态!咒你早日阳痿!

  妻子并没有停歇,反而速度越来越快,每次都是整根的把王志业短小的阴茎全部含入口中再吐出,连小巧的琼鼻每次都碰到男人小腹那难看的赘肉,一双纤巧的手指还很认真的不断在男人的卵蛋处轻轻爱抚摩挲。

  这死肥猪年纪不小了,秋筠一定是想快点让王志业射精完事!他肯定没精力再来第二波的!

  我微微一愣后,很快便猜到到妻子此时的用意,但精神刚刚一振,很快我又被理智压了下来,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如果只是被迫口交,这到底算强奸?还是强奸未遂?如果是强奸未遂这到底算不算没算准呢?唉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在意这个,我定了定神,压下心中纷乱的思绪,继续忐忑不安的观察着盈虚镜里的一切。

  王志业的呼吸从缓到急,逐渐过度到轻轻的舒喘。突然,王志业猛地抽出正在玩弄着妻子一对嫩白酥软美乳的手,钳住妻子的头向后一推,略带嘲弄的道:「好了,想让我交货,可还没这么容易。操都还没有操怎么就能完事?给我起来,趴在桌上,把屁股给我翘高点。」

  妻子没有多言,只抬头面无表情的轻轻看了王志业一眼,很快便照着王志业所说的再次把上身屈辱的趴在黑色的办公桌上,肥满白嫩的圆臀再次以羞人的姿势高高翘起,浑圆修长的两腿微微分开,把整个迷人的阴户尽数展现在王志业身前。虽然其中过程妻子皆是一言不发,但我仍然观察到妻子背过王志业时秀眸里闪出了几分失望和懊恼。

  王志业低下身子,两手把妻子丰腴肥满的肉臀按住左右使劲一分,将妻子两瓣嫩嫩的屁股大大分开,甚至股间那精巧圆嫩的菊花都清清楚楚的暴露了出来,娇嫩的菊花向下,就是一道极其细窄的蜜缝,蜜缝边两片粉嫩的肉儿合得紧紧,死死的守卫着主人最后的贞洁。

  透过盈虚镜中看到这清晰得如身临其境的一切,我的心又再次加快了跳动的频率。真的要来了吗?我、我还要看下去吗?

  「别,别掰那么开好吗?」纷乱的思绪还在不断的拷问着自己时候,妻子低低哀求再次传入耳中。

  然而王志业似乎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只听得「啊!」的一声娇呼又从镜中传来。我赶忙定神一看,王志业竟然把右手那粗糙肥壮的中指直接抠进了妻子紧窄的阴道内。

  「轻、轻点。疼。」

  看着妻子回过头来,面带痛楚的向王志业求着,我心如刀割,却毫无办法。

  也只好无可奈何的继续看着越演越烈的剧情。

  「肉是好肉,就是水太少,不给你多搅一下,一会你更疼。」王志业毫不在意妻子回过来轻轻抓住自己手腕的无力玉手,只一边继续用手指在妻子紧窄的蜜洞内恣意抠挖,一边毫无廉耻的安慰着妻子。

  尼玛你这么用强怎么可能出水啊混蛋!我老婆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淫娃荡妇!

  「可、可你轻一点,慢一点好吗?呜呜呜……」看着妻子紧绷痛楚的俏脸和楚楚可怜的神情,我的心都快滴出血来,可惜王志业却对妻子的哀求毫不在意一般,不但没有住手,反而毫无人性又把无名指硬挤了进去。

  「呃——!啊——!」

  我望着天花板大叫一声,尽情抒发着自己满腔的愤怒。

  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开始用意念拨弄起盈虚镜的时间起来。我无法再眼睁睁的看着妻子不光要被强奸,还要被这么肆意的凌辱玩弄。妻子大概是紧张和痛楚的原因,刚才看起来阴道并不是十分湿润,加上妻子本身阴道就比常人细窄,在能带给男人更多愉悦的同时,也注定很容易承受更多的痛苦,现在再被这么干涩的硬插进去,其中的疼痛可想而知。而且王志业这混蛋的手都没洗啊,多脏啊,而且还黄黄的指甲也没剪啊,虽然我根本看不到他在里面的抠挖有多厉害,但看他样子根本毫无怜香惜玉的心啊,而且指甲上还不知道有多少甲垢呢。

  我流着泪看着盈虚镜的画面一点点破碎,再换成一阵雪花,也不知道被我用意念「跳过」了多少时间,然后开始再次组合起来。当画面还有些朦胧的时候,第一时间引起我注意的竟然依然妻子无助的抽咽。秋筠她怎么了?我说死胖子我老婆都同意了,你就别欺负人了,快点完事走人好不好啊?

  紧接着妻子痛苦的哀求又传入我耳中。「啊,好疼,顶到了。不能再顶了。

  好胀啊。」

  我心里一紧,这已经开始了么?不过王志业这么短小阴茎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不对啊?是妻子故意在迷惑他?还是有什么其他变故?

  我心里更加紧张,生怕王志业做出什么更禽兽不如的事来,我把眼睛瞪得大大,很快图像也清晰了起来。现在的妻子依然趴在办公桌上,白嫩肥圆的两瓣屁股占据了盈虚镜近一半的画面,屁股下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继续成「人」字分开,在「人」字的顶端,却被一个男人的肥头给彻底挡住。

  这混蛋又在干什么?在给我妻子「口」么?不过听这声音不太对啊?而且距离也似乎有点远?难道他的「舌功」才是绝学?

  我继续用意念拨弄着盈虚镜的「镜头」,很快答案显示了出来。在王志业猥琐的目光不足一寸之处、妻子原先那道紧窄之极的小小蜜缝,竟然已经被五只黑色签字笔撑大成一个我根本不敢想象圆形肉洞,洞口娇嫩的肌肤都被绷紧得有些惨白,但却依然勉强维持着自身的完整将签字笔牢牢的箍在中央,没有留下一丝空隙。签字笔只留了笔头别夹处还留在外面,其余三分之二以上的长度都已完全没入了妻子湿濡迷人的肉穴深处,而王志业竟然还在用他那粗肥的拇指指腹尝试着用力分别把几只签字笔往里面硬按强塞。

  我差点气得把牙齿都给咬碎,胸口亦是不断的起伏。心中发誓回去后无论如何都要砍死这混蛋。我高贵娴雅的妻子,如仙女般化身的秋筠,竟然被王志业随意在笔筒里抓出几只不知被多少人握过用过带了不知多少细菌泥垢的签字笔捅入最娇嫩最羞耻的膣道深处,明明都顶不进去了还在使劲用力,会不会撑坏啊?这死肥猪竟然下得了这个手!肯定是这混蛋自己性无能干不了就光弄出这些折磨人的法子。

  「我这不是试试你的骚洞到底有多大么?」王志业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毫无廉耻。

  「已经再也撑不住了,好了么?求别玩了好不好?」妻子咬着已有了几分苍白的下唇,继续回眼哀求着,这副足以让任何男人心碎又诱媚的样子,如果是换一个正常的男人,估计早已跪在妻子的脚下恳求原谅,偏偏这眼前的死肥猪天生因为性无能天生就能免疫九成以上。他只是继续嘲弄般的对妻子说着:

  「终于想要得忍不住了吗?那你求我啊,求我来操你啊。」「求你、来操我吧……」妻子深吸了口气,强忍厌恶,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现在的妻子也许已经顾不得被干了,就连我都认为,对比起这种非人的折磨,被那短小的阴茎插入也许还要轻松得多。

  「说清楚,大声点,求谁,怎么操。」

  「王总……」

  「要叫王哥。」

  「王哥,秋筠现在求你快来操我吧,把你的大鸡巴插到我屄里来。」在王志业的逼迫下,妻子终于无遮无拦的说出了这句毫无廉耻的话。说完妻子狠狠的把头埋了下去,低低的呜咽起来。

  「好,既然我的小秋秋已经等不及了,那我也就遂了你的意,肏你个心满意足可好。」

  王志业心满意足说着,猛的一下把五只紧握一起的签字笔全部拔出。

  「呃!」妻子立即发出一声凄厉的悲鸣。

  我定眼一看,妻子原本紧小得难容一指的蜜穴一时之间还不能合拢,依旧呈现成一个红李大的圆洞状,随着妻子被抽出签字笔时瞬间疼痛带来的加剧呼吸轻轻收缩扩张,连洞口附近娇嫩的粉色膣肉的蠕动都看得清清楚楚。

  看着妻子受着这辈子从未有过的非人折磨,我心如绞痛,我和秋筠到底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才让她在今天受到这个宿命的折磨。

  虽然知道妻子接下来将会遭遇到什么,我仍然心头蹦蹦直跳。眼睁睁的看着妻子被其他男人肆意操干,这在以前都根本是不敢想象的事情,却没有想到今天却通过这个盈虚镜把这一切刚刚发生不过几小时的事情,犹如身临其境一般再次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王志业估计也早已忍受不住,用手扶了他那勃起后也不足十厘米的短小鸡巴就往妻子迷人的股间顶去。

  「王哥,带套……」妻子略显惊恐的小声的提醒着。

  「老子操女人从不带套。」

  王志业一边轻蔑的说着,一边把屁股往妻子肥臀上使劲一顶,只听得妻子「噢」一声轻呼,显然已经被王志业短小的阴茎顶了进去。

  苦涩的泪水再次从我眼中滑落,我的妻子,我的秋筠最终还是没有逃脱被强奸的宿命,很快便看见王志业端着妻子的丰腴翘臀「啪啪啪」的大力抽干起来。

  事实已经无法改变,剩下的这一切,我还有必要再看么?难道我还嫌我心中的伤口还不够大么?

  眼前的画面开始摇晃起来,我才意识到我已绝望得手中发抖,我甚至想把盈虚镜直接砸碎,但幸好仍有三分理智阻止了我的冲动,我大大的呼着气,最终依然只得把双眼一闭,任凭泪珠继续在我眼角悄悄滑落,苍天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然而苍天似乎并没有放过我的意思,王志业兴奋的粗喘、妻子无奈的抽咽仍然不断刺痛着我的神经,让我充分的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我实在不忍再看,一咬牙,集中意念再次稍稍把时间往后挪了挪,画面已经变换到了沙发上。

  此时的妻子正双手抱着自己的两只腿弯,腿弯下的小腿随着身体的轻微晃动亦不断前后晃荡着,两腿中央位置被一个赤身裸体的肥胖男人牢牢占据,满是赘肉的腰臀却犹如打桩机一般不断密集的向妻子腿间最神秘娇羞的蜜洞发起着猛烈的冲击。伴随着皮肉相击的啪啪声外,还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压抑的呻吟声。

  这、这都换位置到沙发上了啊?这都干了多久了啊?胡思乱想间,妻子无助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

  「呃呃呃,王、王哥、你可操死我了。你还有多久啊。我腿都麻了。」「还早得很,小秋你里面又嫩又滑,时而还能喷一小股骚水,屄肉还会一动一动的,夹得老子好爽……」「王、王哥,你都操了我半小时多了,怎么还、还没射啊。」「不把你的小骚屄喂够怎么可能就射。」

  什么?都过了半小时多了?我心里又是一阵难言的苦涩。加上开始的时间,那我的妻子竟然已经被王志业这混蛋玩弄了一个小时了?这都还没结束?这根本不可能啊。难道这王志业还真是深藏不露的小钢炮一枚?

  突然一个画面再次闪现在我脑海里,妈的,这死杂种刚才吃药了。妈的怎么不吃死你!

  「我不行了。真快不行了。要不下次吧。」

  「下次是下次的事,这次的任务必须这次完成。」什么?都在讨论下次了?秋筠你是忽悠他的是不是?我赶紧看了看妻子的面部表情。妻子精致的俏脸上除去一开始就有的无奈和不适外,似乎已多了几分极度舒爽欢愉过度后才有的倦媚春情。

  「王哥,来日方长,秋筠的骚屄都被你给干肿了,骚洞都快被你捅烂了,你若把秋筠直接干死了,你不是再也干不到你说你最喜欢的这身好肉了吗?」这么淫荡的话语从平日里高贵迷人又娴雅矜持的妻子口中随意说出,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半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婆你这是虚与委蛇,真的需要说到这个地步吗?还来日方才?这、这、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没事儿,捅不坏,小秋秋别担心,让哥哥好生多疼你几下。」「别、别王哥,上午都快下班了,我若再不出去,人家都会怀疑的。」也许最后这句话似乎还真有点效果,王志业居然减缓了点速度,似乎想了一想才不耐烦的说道:「好吧,我尽快快一点,你把你的骚屄夹紧些,屁股扭圆些,我马上就喂你吃个饱!还有后天周一上午记得再来办公室找我,别让我催。」「嗯好,秋筠知道了。现在求王哥你快点射进秋筠肚子里吧。」什么?下周一上午还要来?这、这、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啊?不会是把我老婆当成免费性玩具了吧?老婆你是忽悠他的对吧?你出去就应该报警的对吧?

  我心里越发不安起来,再想起一开始使用盈虚镜时看到妻子趴在办公桌上的画面,这、到底是报警没有啊?这不该是报警后的画面啊?

  胡思乱想间,盈虚镜上的画面依旧不断的播放着,只见王志业双手握着妻子饱满高耸的白嫩淑乳,胯下依然不断以猛烈的前后耸动死命攻击,这种高速密集的大力耸顶又持续了大概三四分钟,终于王志业一声大吼,肥壮的身子向前一倾,把沙发上的分腿相迎的妻子牢牢压抱在怀里,丑陋的屁股依然不断的上下拼命起伏了十几下,终于在最后一下以最深最猛的方式,使劲停留在了那里。

  终于完了么?

  我也一下全身脱力的瘫倒在床上。手中的盈虚镜胡乱的往边上一扔。秋筠、她就这么被他的死肥猪老板给强奸了……这真的就是命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或者秋筠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用这种事来惩罚我们夫妻俩?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第一次就被四人轮 下一篇:江湖儿女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